安徽拆迁楼内现女尸 嫌疑人疑因口角杀人已被控制


酒店内的温馨提示 郝同学供图

作为机上的乘客,郝同学也注意到了上述信息。她说:“我不清楚我是不是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我不知道我旁边有没有确诊病例。”

“床单上全都有血迹、菜汤、尿迹......根本睡不了”

对于她发烧的情况,酒店医护人员给了她两个选择,要么就是打120,去发热门诊;要么就自己先等一天,看看能不能降下去,因为她现在没有症状。医生建议她先不要打120,先等一天。

无独有偶,3月24日,山西太原的归国留学生小刘称被安排隔离的酒店卫生条件差,无人处理。酒店方面解释道,他们不能进隔离人员的房间。当地卫健委则称已了解情况,请学生艰苦一下,正找其他酒店。

入住第一天晚上的床单问题,到底没有解决。郝同学说,酒店里的医护人员让她打酒店人员的电话,酒店人员说他们进不去,实在没办法帮她解决这个问题。“那个晚上我只能将就,我就自己垫着衣服睡的觉。”

随后,观察者网分别致电天津市市民服务热线和天津市卫健委问题反馈热线,也都没获得直接回应。

该工作人员接着以有电话进入,不能长时间占线为由告诉观察者网,“您看看不行的话联系政府机关,看看能不能找到我们这边的联系人。我们现在是被政府征用的酒店,所以很多东西您还是连线政府那边,看看有没有一些您想要的资料。”

酒店:您想了解的信息,可以联系政府机关

天津市卫健委问题反馈热线的工作人员则称:“我可以把您这边了解到的情况,向相关部门反馈,他们会根据您反馈的相关问题,进行相应的调查,做出相应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