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集中隔离点 市民为保护家人自愿前往
来源:武汉集中隔离点 市民为保护家人自愿前往发稿时间:2020-03-28 14:33:18


而这也不是希拉里第一次吐槽特朗普。25日,希拉里还在推特写道:“请不要听从一个直接看日食的男人的医疗建议。”

小陈,沈阳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在读博士,5月份面临重要的毕业答辩。

病毒开始在美国暴发时,有不少在美国工作、学习的华人陆续回国。当然,也有更多的华人留了下来,经历着这一段的非常时期。上海女孩Wendy就是其中的一员,她毕业于纽约某知名大学,目前在美国的金融行业工作。“当武汉出现严重的疫情时,我压根不担心自己,当时哪里会想到,疫情就来到了这里。”

小陈说,“最初武汉打响防疫战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担心。各个高校校委会团体和大家一起,还在努力往回捐钱,捐物资。但纽约民众的反应太让人失望,不把别的国家的前车之鉴当回事。”

纽约市的首例确诊病例发生在3月2日。不到一个月,这个数字已上升到接近4万例。

小陈对美国前期的准备工作很不满意,“连基本的疫情信息都不对称。纽约时报上周说,临床数据显示,年轻人和老年人感染几率差不多。这让我很生气,这事儿中国两个月前就发现了,美国非得自己花这么大代价再发现一遍。”

Ella是成都姑娘,在纽约一所大学读书,今年大一。

“家里药物只有泰诺,之前一瓶还有剩。外面药店的常规药物都被抢光了,短期内可能一直没货。”Wendy无奈地说道。

纽约刚开始有疫情的时候,Wendy很担心,因为她每天上下班都要挤地铁。“我曾经告诉过我的同事和领导,现在纽约的疫情发展就和早期的武汉一样。”但是Wendy的同事都不以为然,他们都觉得这也就是个强流感,慢慢地都会好起来的。“他们很自信,觉得纽约的医疗系统比武汉好,但现在的情况就是要比武汉严重得多。”

3、在读博士:沈阳小伙小陈